7月1日至7月10日,华中科技大学经济学院赴江浙沪调研房屋短租行业暑期社会实践队,分成三队,奔赴南京、杭州和上海三地,分别从短租房客、房主、短租网络平台和相关政府企业四方面对国内短租行业现状进行深入调查与探究。

  短租是伴随协同消费模式的兴起而出现的一种新兴的房屋租赁形式。短租以24小时为计量单位,按天计费的房屋租租赁形式,短租房有高性价比、特色、浓厚居家感的特点,比起传统酒店的客房更具竞争优势。短租房已经成为人们出行住宿的新选择。国外最大短租平台AIRBNB早已风靡全球,短租在国内的发展正方兴未艾。

这几天,市民李鑫正在请呼和浩特装修公司师傅装修自己的一套闲置的单身公寓房,准备用来通过互联网平台进行短租,“现在短租市场行情要远比长租好,尤其是草原的旅游旺季快到了,租金肯定会比以前高。”近年来,我市的民宿短租模式日渐兴起,但火热的背后,登记监管、卫生消防、人身安全、社区管理等问题如何保障?行业暗含哪些隐忧,该如何解决?对此呼和浩特装修小编进行了调查。

据了解,短租是伴随协同消费模式的兴起而出现的一种新兴的房屋租赁形式。短租以24小时为计量单位,按天计费的房屋租租赁形式,短租房有高性价比、特色、浓厚居家感的特点,比起传统酒店的客房更具竞争优势。短租房已经成为人们出行住宿的新选择。国外最大短租平台AIRBNB早已风靡全球,短租在国内的发展正方兴未艾。

  7月1日至7月10日,经济学院赴江浙沪调研房屋短租行业暑期社会实践队分别奔赴南京、杭州、上海三地,分别从短租房客、房主、短租网络平台、相关政府企业四各方面分层次的对国内短租行业现状进行深入调查与探究。7月15日至28日,实践队成员陆续整理调查问卷、统计调查结果、整理调查信息。

新兴的市场

首先,实践队员们来到各大旅游景区分发问卷,问卷中采用情景代入的方式让填写者在了解短租行业后在手机软件上选择自己心宜的房子,据此了解潜在房客选择房型的偏好以及对短租房的看法。

  为了真实体验短租房屋,同时可以更多地与房东交流,了解房东方面对短租行业的看法,南京实践队租住了江北浦口区一套不大但足以容纳6人的短租房,温馨中带有家的感觉。在采访中了解到,该房东从事短租行业不到一年时间,最初只是因为自己和家人曾在国外体验过短租民宿,并且很认可这种共享闲置资源的方式才选择进入短租房市场,而我们入住的房屋是他很早之前和她丈夫一起生活过的老房子。在问及经营短租房屋的利弊时,房东答道短租当然比长租赚钱,几天时间就可以抵上一个月的长租房,对于她这种家庭主妇来说当然是再好不过了。但与此同时,由于人员流动性较大,她更加担忧房屋以及屋内物品的安全性问题,因此坚持入住前收取一定押金的必要性。她曾经遇到过房客不愿意交押金而导致退订的情况,也因为房客的一些行为或大或小遭受过物品的损失。由于目前短租平台不会对房屋的安全问题及物品的损坏问题做出切实可行保障,如果不收取押金,房东将会面临更大的风险。因此,短租行业这个新兴市场考验的是房东与入住者相互的信任、协商和理解。

呼和浩特装修网小编发现“短租”从功能上来说和酒店一样,只是短租更多的是个人房主将房屋短期出租给客人,时间相对灵活、价格比酒店宾馆便宜,并且房屋设施一应俱全,成为不少出差和家庭旅游用户的新选择。

调查发现,90%以上的旅游者并不了解短租房屋,出来旅游还是选择入住酒店。近七成选择入住酒店的旅客认为酒店统一管理,安全可靠,而且可以满足基本需求,比短租房更放心。但也有五成填写者表示,短租房是另一种比酒店更好地体验方式,可以增进对当地的了解,认为5人以上的出游居住短租房比较好。有旅客对网上交易的方式也产生了担心,有近25%的填写者认为提前收取全部房款不合理,对于网站上房主信用评分的真实性也表示怀疑。随着国民信用体系的完善与整体素质的提高,八成填写者认为自己将来租住短租房的可能性较大。

  另一路在杭州的实践队来到杭州爱上租科技有限公司,采访到了相关负责人。据该企业负责人表示,该企业是从传统中介公司转型,在转型的一年期间,互联网平台的引入是很大的一个推动因素。虽然目前国内短租行业还不成熟,但由于位于杭州市海创基地,收到了国家和政府的政策支持,目前发展势头良好。该企业管理层年轻化,有一批金融专业人才。到现在为止杭州本地掌握约两万套房源,正在逐步全国化。负责人表示,由于有与酒店相比更亲民的价格、更齐全的设施和“家氛围”的入住体验,短租行业会对传统的酒店业产生一定冲击,但相较于酒店的统一管理与保障,短租平台目前还未能做到这一点。当今的网络时代的便利性在为房屋短租行业提供机遇的同时,也对短租行业制度、安全保障以及当代人出行素质水平提出了新的考验。

今年五一假期,市民刘先生和家人去青岛旅行,在青岛期间,刘先生没有住酒店,而是租了一套民宅:“民宿的短租,价格上比酒店便宜很多,基本上日租的价格是酒店的一半。”

为了体验短租房屋,同时更多地与房东交流,了解房东方面对短租行业的看法,南京实践队租住了江北浦口区一套不大但足以容纳6人的短租房。在采访中了解到,该房东从事短租行业不到一年时间,最初只是因为自己和家人曾在国外体验过短租民宿,并且很认可这种共享闲置资源的方式才选择进入短租房市场,而实践队入住的房屋是他很早之前和她丈夫一起生活过的老房子。

  实践队还拜访了当地的房管局、旅游局及当地区建设集团公司,从中发现,由于城市内情况复杂,房屋来源多样同时在网上进行交易,不利于监管,政府对城市内短租房屋还未进行过有效管理。但对于农村闲置房屋却有统一改造经营,通过政府引导,社会资本进入的方式逐步建设美丽新农村,一幢幢漂亮别致的农村民宿让在农村旅游的游客可以更好地体验到当地的风土人情,同时也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

同样,就在前几天,市民张先生则把自己位于锡林南路附近的一套公寓通过互联网平台租给了两个来自浙江的驴友,时间是一周。

在问及经营短租房屋的利弊时,房东回复短租当然比长租赚钱,几天时间就可以抵上一个月的长租房,对于她这种家庭主妇来说当然是再好不过了。但与此同时,由于人员流动性较大,她更加担忧房屋以及屋内物品的安全性问题,因此坚持入住前收取一定押金的必要性。她曾经遇到过房客不愿意交押金而导致退订的情况,也因为房客的一些行为或大或小遭受过物品的损失。由于目前短租平台不会对房屋的安全问题及物品的损坏问题做出切实可行保障,如果不收取押金,房东将会面临更大的风险。因此,短租行业这个新兴市场考验的是房东与入住者相互的信任、协商和理解。

有房客需求,自然就有房东来提供房源。张先生告诉呼和浩特装修小编,自己这套房产以前一直长租,从去年5月份开始,通过互联网平台将房屋由长租改为在线短租,单月获得的租金比之前多了近一倍:“一年一租,一个月1200元,短租的话,在夏季旅游旺季,基本上每个月30天有20多天是有客人的,一天100元,一个月2000多元。”

在杭州的实践队来到杭州爱上租科技有限公司,并对相关负责人进行采访。据该企业负责人表示,该企业是从传统中介公司转型,在转型的一年期间,互联网平台的引入是很大的一个推动因素。虽然目前国内短租行业还不成熟,但由于位于杭州市海创基地,收到了国家和政府的政策支持,目前发展势头良好。该企业管理层年轻化,有一批金融专业人才。到现在为止杭州本地掌握约两万套房源,正在逐步全国化。

房客得到实惠,房东收入增加。采访中呼和浩特装修小编了解到,目前,民宿短租的线上平台数量众多、发展迅速,而众多平台的兴起则基于一个名词,那便是分享经济。我市一家从事短租平台业务的房屋租赁公司工作人员说:“个人把家里闲置的房间或者整栋房子分享给有需求的人,用户在一个城市里面不用去住酒店,可以使用别人闲置的房子,这就叫分享经济。”

其次,负责人还表示,由于有与酒店相比更亲民的价格、更齐全的设施和“家氛围”的入住体验,短租行业会对传统的酒店业产生一定冲击,但相较于酒店的统一管理与保障,短租平台目前还未能做到这一点。当今的网络时代的便利性在为房屋短租行业提供机遇的同时,也对短租行业制度、安全保障以及当代人出行素质水平提出了新的考验。

每年旅游旺季到来时,我市宾馆酒店爆棚成为常态,而不少市民也瞅准这样的商机,开始将手中的空房装饰一番,短期出租给游客,李鑫就是其中一个。李鑫已经开始在蚂蚁网等几个短租网站上发布短租信息了。

实践队还采访了当地的房管局,旅游局,以及当地区建设集团公司。从中发现,由于城市内情况复杂,房屋来源多样同时在网上进行交易,不利于监管,政府对城市内短租房屋还未进行过有效管理。但对于农村闲置房屋却有统一改造经营,通过政府引导,社会资本进入的方式逐步建设美丽新农村,一幢幢农村民宿让在农村旅游的游客可以更好地体验到当地的风土人情,同时也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

出于对自己安全的考虑,也出于对房客安全的考虑,李鑫说,他会跟房客收取押金:“安全方面,入住前都会有沟通,然后登记身份证信息、电话。我平时就在附近,有客人过来可以随时过去。”

监管存缺失

市场火热,说明短租方式有需求、有优势、有价值。但是除了好处之外,短租行业暗含的各种问题和隐忧在实际交易过程中也不同程度存在着。

采访中呼和浩特装修小编发现,由于行业门槛较低,因此对民宿短租房主和租客来说都有一定潜在风险。“都是房东自己去发布信息,我们只是提供一个平台。”一家短租平台的售后人员这样对小编说。

“从目前市场来看,民宿短租房属于‘独门独户’发展,出现的问题不少,很多游客投诉最终都不了了之。”我市一家房屋租赁公司负责人说。有过短租经历的李女士则对短租有着一丝顾虑:“首先入住的房间不是网上显示的地址,入住当晚才发现热水器坏了。尽管第二天问题解决了,但还是让人挺不愉快的。除了协商写个差评,想投诉都没地方。”

内蒙古诚安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家毅认为,短租房虽然降低了社区的空房率,增加了居民收入,但要解决好民宿短租房潜在的隐患,最重要的还是引导辖区居民自觉申报登记备案,这样才能从源头上解决问题,单纯的杜绝并不明智,“我建议,当地的片警和社区联合起来,如果说谁家有房子对外单租,最好先在社区警务室备案。”王家毅说。

问题与隐忧

“谁来监管,谁来处理纠纷,还有待完善。”王家毅认为,这一市场目前仍处于监管的灰色地带。

采访中呼和浩特装修小编发现,对于短租民宿所暴露出的问题和隐患,我市房管、物业等部门认为,监管部门应该是公安机关,类似于宾馆酒店的管理一样,“外来人口的管理也好,治安安全的管理也好,都是公安机关去查处。”

呼和浩特装修小编也了解到,去年以来,我国曾多次下发鼓励民宿短租发展的指导意见。特别是今年3月,国家发改委等十部门联合出台《关于促进绿色消费的指导意见》,进一步将民宿短租作为国家支持发展分享经济的一个组成部分。“和其他的分享经济业态,比如滴滴打车、快的打车这样的专车行业一样,民宿短租业发展也是一种趋势,但同时也伴随着监管与市场的冲突。”呼和浩特职业学院经济管理与法学院院长嘎日迪认为,与民宿短租行业相比,正规的旅馆酒店行业经营者需要事先在工商、卫生、公安及消防等多个部门取得相应的经营许可证或者登记备案。“而对于民宿短租来说,究竟什么样的房源可以用作民宿短租经营?房源的消防、安全、卫生是否需要合格证?这些都有待政府相关部门在制度、标准方面进一步完善。”嘎日迪说。

相关文章